• 在青黄之间2010-11-21

    抬头看看天空吧,青黄之间可以治疗颈椎不适。

    Tag:
  • 小草2010-11-21

    即使温度开始降低,即使银杏叶落,小草依然清新自在的生长着,它能经得住南京的冬天嘛?

     

    Tag:
  • 清早的小镇2009-11-12

         

        (清早雨后的小镇,雾气开始蒸发) 

           回到了小镇,恰逢雨后,早上6点多,迷迷糊糊中,远处的中心小学的广播传进耳朵,很熟悉的曲调。推开窗走到阳台,有一丝冷意,却也没有感到意外,就连着冷意也似乎那样的情切,曾经也是那样的熟悉,可不是,在这样早上的冷意中,在这个小镇,我闻到了青春期的气息。

     

  •       其实不是教师节,也常想起我的老师们,李老师、邓老师,都是在我不同时期遇到的恩师,他们总是在我困惑迷失的时候为我解惑指点迷津,在我失望低沉的时候给我打气为我点亮希望的灯塔,在我步入误区的时候告诉我人生的追求和价值,所以但凡如今遇到什么问题,总能想起他们的样子,似乎他们就在身边看着自己,充满信任和慈爱的眼神。每每看到这些眼神,我的心就不由的平静下来。

         祝好老师们节日快乐!!!

  •       从快女十强后开始关注,看过几场比赛,从刘惜君被淘汰我已经很意外了,昨晚的4进3的结果,更是完全出乎我的意外,会唱歌的郁可唯是我早已认定的前三名,然而结局确实很多人都没有料想到的,在她被淘汰的那一刻,我的心也有些“痒”。

         后来我在思考她的失败原因,她是输给了勤奋努力的对手们,她输得并不冤,在先天天才与后天努力的较量中,后者占了上风才是公平的。比赛是选手们的较量,并非完全是唱歌和音乐,然郁可唯的歌声是触动过我的心思的,此刻已不在乎她在比赛场上的输赢了,在乎的是再听到她的音乐。

  • 告别的年代2009-08-20

         有些情感,无需语言表达,特别是在离别之际,哪怕强忍着不说半句道别的话,自己的表情却有点失控了,强忍之下扭头不看再加深呼吸,才未能失态,挥挥手,走吧,看来是清心寡欲之功修炼不到家。

         在《告别的年代》中入睡。

  •      这个夏天,太阳总是宅居在云里躲着浮躁的人们,阴阴郁郁或大或小的梅雨浇灌在法国梧桐上,也浇灌在我心底,我的心情就像这潮热而不流动的空气,都快发霉了。

         相比年初的状态,在寻求突破上没有什么进展,也没什么收获,书籍和电影带来的刺激稍纵即逝,甚至完全麻木于那些文字和画面,甚至反感身边的一切声音,然而此间何处寻得一处安静空间,恐怕连天堂也没有。大部分的日子都是平庸的,世俗的,也是写不出文字的,也是这样的日子带来了伤感和孤独。在看完了《挪威森林》后,我理解渡边的伤感,也发现了自己的伤感,渡边是对丧失的伤感,我是对现存的伤感。对现存不满的伤感,而不是牢骚,这似乎与年轻时表达的方式不一样了,然而不顾一切的牢骚发泄是如释负重,独自的伤感是积恶成疾。

         我不像村上春树喜欢跑步这样一个人的运动,我喜欢至少两个人的运动,或者至多5个人的运动,但到11个人那样的集体运动就不喜欢了,于是哪怕游泳也希望有人同去,看电影也是喜欢三五人一起看的,如果看书也能同时与人一起的话,我估计也不会独自一人背一本书出游的,一个人会做的只是偶尔散步或者骑着自行车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里穿梭,时而停留时而推车踱步。我想这大概是不能自我肯定的缘由吧,我很佩服一直能我行我素的不顾他人看法的活着的人,因为一个人要这样一次几次的短时期不难,但是要长时期或者一辈子这样就很难,真正的倔到老的老头我遇到的不多,也没有真正顽固不化的老头,黄永玉是个例。但凡上了年纪(至少比我年纪大)还能倔到底的人,都能让我眼光发亮,我想他们都是很善于自己对话的人吧,要我做到这样是很难的,因为我并不善于自己和自己对话,但我觉得这与自信心无关,艺术家的创作过程表现出倔强与偏执并不是靠信心,而是凭直觉和灵感,我想这个过程也是孤独的吧。

         

  •    

          连续的高温预警,今天要超过37℃,炙热的白光无孔不入的烤射着南京城。 这样的天气吃的问题也不好解决,板仓巷口的冰冻绿豆汤,是我夏季口粮的第一选择,还有榨菜肉孜汤和卤蛋。

         我猜街上的行人肯定都要办一些非办不可的事的,比如青岛路公厕门口的行人,否则可没有人愿意在烤炉里散步的。半袖老师要去甘南旅游避暑,我送给她一句话:安全第一友,谊第二。给我们送吞拿鱼的小曾,也没有闲下来的意思,他说这样的天气对他来说并不坏,他的很多业务合同都是这样的情况下签下来的,因为别人都躲在空调屋里不愿出来的时候,他出来跑业务成功的概率就高,是事半功倍的效果,天气好的时候跑业务的人多,才是他放松的时候,这也是算是他的得道之处吧。

         

  •    

    (照片从左至右:jason、大舅妈、大舅、岳父、二舅、二舅妈) 

          吃饭是天天都得干的事,除了解决生理需求的进食外,还有解决别的问题的进食,饭局就是用来可以解决各式问题的,比如这次回家的饭局,就把我的单身问题解决了。

        虽然饭前早有准备,知道酒是铁定要喝的,饭前都买好了解酒药,怎奈频频碰杯,到底还是不省人事了。。。。。。

        话还得从头天到岳父大人家的时候说起,头天大家只是初识,当晚简单的饭局,但已基本确认要与黄华订亲的路线。饭后岳母大人为我们铺床,没有领黄华“只用铺一张床的,不用麻烦”的这份“孝心”,反被警告要守规矩,楼上楼下两个房间分别给我们铺好了两个床,饭后洗浴完毕我乖乖的睡到楼上去了。

        翌日黄华和我回到我家,我亲爱的爸妈早已为我们铺好了一张床,一夜相安无事。

        再回到岳父大人家,就是那一席意义非凡的饭局了,岳父大人、大舅舅、二舅舅上座、两个舅妈陪坐,我和黄华侧坐,岳母大人陪两位姨妈及女宾另席坐开。满桌鸡鸭鱼肉十几道菜,是岳母大人和小姨妈准备了一天杰作。好事成双,端起酒杯先敬了上座两轮,夹杂饭菜,稍息,再敬陪坐,然接受一一回敬,然一一再敬。。。。。。

         等醒来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饭局,不知道怎么睡到了床上,转身发现。。。。。。    

     

  •      春天真的来了,这几天暖和多了,可怕地湿冷天气终于过去了,这个季节,正是去年来南京的时候,走在街上春风微吹的感觉,似乎回到了去年的那个时侯。

         这个春天在南京的音乐演唱似乎特别的多,豆瓣邮箱天天收到演出的信息,古堡酒吧隔三差五的各式乐队演出,很多乐队是没听过的,因为朋友的推荐买了声音碎片的专辑,觉得还不错,这周末有他们的演出,应该去听听的,南方二重唱以前没听过,西西说我不去听的话就鄙视我!哎。。。。。。TAMAS WELLS 的演唱同样没听过,但是不得不听,4月1号要在咖啡馆演出,不听都不行。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对流行音乐感冒,金属和朋客完全几乎不沾,许巍式的摇滚或者民谣偶尔听,最近倒是被小娟的歌所打动,纯净的音乐和清秀的唱腔,就像小时候清晨起来听到的江边的流水声,干净、清脆。

         肚腩以南是南京的音乐“老大哥”,大大小小的音乐活动他都要染指一下,这个音乐蓬勃的季节,他肯定染指染到手软,春天,歌声在飞扬。。。。。。

                

  •      记忆留下的东西都是美好的,在回忆过去的时候,大多数是一些美好的印象,那些小小的不悦都不知不觉的被抹去了。所以常常有过去比现在快乐的感觉,其实这是一种错觉,曾经也是有很多不悦的,只是记忆蒙蔽了自己感觉,就像现在的痛苦在未来也许会被记忆抹去一样。

        于是以为真实的东西其实不见得真实,以为虚幻的东西,也只能是以为而已。真实和虚幻就像是一种游离的东西,你并不能琢磨得透。

        

        

  •       

        托巫婆的光,又让我见报了。其实我一向较低调的,在咖啡馆办公的时候,也很注意自己的形态,不要让人觉察我是负责人,就像半袖博士来过几次仍觉得我不像是“咖啡馆店长”,这样的感觉比较好。这回却高调了一回,感觉也挺好。另外日报的效率还真是高,昨晚才叫我现拍的照片,今一早就见了。。。。。厉害啊。

    ------------------------------------------------------------------------------------------------

    相关链接:

    《东方卫报》2009年2月9日 A14版少数派http://dfwb.njnews.cn/html/2009-02/09/content_189011.htm#

  • 烧掉的真实2009-02-04

    一封封的信烧掉了

    一张张照片烧掉了

    烧掉的是过去

    回首时才发现

    烧掉的是真实

    留下的是虚幻

     

     

  •  另一个产品的代言,虽然还没收到广告费,先发布一下,以飨观众。

     

    工人还在安装中,抢先目睹。

    好了,催收代言广告费去了。。。。。。 

  •     最近抽空做了某品牌咖啡馆的代言,虽然是金融危机,广告还是要继续的。

    1、在机场的广告

     

    2、在某商场的

     

    效果还不错;09年度最佳广告,非我莫属了。

     (纯属好玩,如有雷同,也是正常) 

  •     

            前段时间去了趟上海,说是去看老裴,其实是借着看食品展去的。说来到了南京,离得最近的同学,也就是老裴了。

        其实展会他们很忙,这次的展会规模也比较大,我抓紧转转,就去逛街了。

         首先当然是去看看交大,这个出了很多国家领导人的大学,顺便买了件交大的T恤和帽子。   

     

     

         在交大附近的番禺路

     

     

    垃圾桶是:VOLVO

     

     

    附近的小小花园咖啡馆,听说是一个旧货杂货铺改的咖啡馆,从里到外都显得很旧。。。。。。

     

     有这样的服务生服务,你还能抱怨吗?这是我见过的咖啡馆最老的服务生了。

     

     

     少不了的饭局

     

     

    Tag:
  • 要面子不要脸2008-07-09

         说到面子与钱的问题,在我的理解里,大都是花钱买面子的,死要面子活受罪,就是很多时候要花钱买面子的写照。最近与南京人的接触,却给了我新的诠释:为了钱可以不要面子,口口声声说要钱,但绝不是钱的问题,而是面子的问题,简单的说是六个字:老面子不要脸。

         到底是花钱买了面子,还是拿面子卖了钱?还是为了钱丢了面子?这在某些人南京人口里说出来,有点说不清!我也有点搞不清了,既要面子也要钱,既不丢面子也不丢钱,这种境界在北方人的行事里很难,在南京人这里,却似乎是经常的事情,面子是钱,钱也是面子。

         拿面子说事,拿面子谈生意,问题是谁给他的面子,恬不知耻的为了一顿不该乙方支付的饭钱颠三倒四的说了很多话,为了一个空调的加坲150块钱打了半个小时的电话直至手机没电,甚至长途电话再三索要这本不该乙方支付150块钱。周围的人都看不下去了,面子都丢尽了,却还称这是为了面子问题,这不是钱的问题,“我完全可以自己掏钱的,我赌钱一输就是好几千,我一顿饭就是好几百,这是面子问题。。。。。。”喋喋不休地再重复,让我这个在北方呆惯了的人有点忍俊不止了,又有点失落,觉得与如此人等交易真是脸面失色。

         看来 人都是爱面子,却有不同的立场和理解以及以不同的方式获得面子和使用面子,面子不够时可以自己给自己贴面子(人称往自己脸上贴金),那面子的材质也有讲究,金木水火土,是哪一种材质?还是杂质的?

         乞丐尚且有尊严,大概也是面子问题,施舍者要给乞讨者面子,晚辈要给长辈面子,下级要给上级面子,乙方要给甲方面子。。。。。。面子在不同的场合与不同的人价格是不一样的。国家领导人接见外宾或出访,面子问题就是国家的问题,商人之间谈判,面子就是金钱利益的问题。

         唱戏的人都要画脸谱,花花绿绿的脸谱就是“面子”,面子是可以随意变换的,而里面的脸却只有一张,面子是为了遮脸的,不要随便把面子拿下来,更不要随面把面子卖了,否则就脸就暴露出来了,自以为要了面子,丢了脸还不知道呢。

    Tag:面子
  • http://www.blogbus.com/www-logs/22110759.html
    原文出自:http://www.blogbus.com/www-logs/22110759.html

        南京女人表达情感的方式都是直接了当的很,高兴就是高兴,不高兴就是不高兴。在南京旅游,你见到的女人往往会给你留下不同印象。银行里的小姐笑容满面,菜场的女摊主弄不好就是个孙二娘,说话大嗓门,一言不合粗话脏话托口而出。不同的环境造成了南京姑娘不同的性格,许多外地人觉得南京女孩特温柔,有的却觉得南京姑娘特别凶。
        大大咧咧的南京女人,不仅可以成为好妻子,成为好母亲而且可以成为好朋友。南京女人实在没什么心眼,随心所欲的性格让她们不仅在穿衣上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更是在与人争辩醋意浓烈的时候而懂得含蓄收敛。不论在谁面前,一旦酸的本质涌上心头后誓死一博的决心和味道就浓郁起来。
        南京女人不喜欢掩盖自己的感情,一旦心中那只醋坛子打翻后,咿里哇啦的吵架声就不会消停下来,直到男人作出承诺与保证,那么她们的脸上洋溢出的是胜利的微笑。

    Tag:
  •      新近有个问题让我很迷惑,大学生或者非大学生年轻人找工作找不到,同时企业招聘方也抱怨总是招不上人;大大小小的企业公司都在招聘中,男男女女的年轻人都在应聘中,如果有研究者统计一个招聘\应聘率的话,我想两者都因该是%零点。。。。吧。这是一个矛盾,我姑且称之“应招矛盾”吧(google了一下没有这个名词,不至于侵权)。

          我没有时间没有资源对人们生活在现在这个经济在发展货币在膨胀物价在飞涨灾难在延续股市在渐跌的社会做调研,那是科学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们在做的事情,而这些事情,似乎在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是否也在影响着现在的这个“应招矛盾”呢,是什么在让矛盾的双方都在僵持?我真是没法回答这个问题。

          不知道那些被称为所谓的“最佳雇主”的企业是怎样应对这样的问题的,更多的快乐工作的人们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的,我似乎预感到某种关系在发生变化,这个时期的应聘者大都在85后的人,他们生活的时代物质条件与80代前的人们有很大的差别,85后的年轻人大都是独生子女,父辈物资积累不至于让他们不工作的话就要没饭吃没衣穿,家庭压力和负担还没有真正体现出来,因此给了他们更多的对工作的挑选机会和辞工的退路。他们可以轻易的辞工准备再找工作,哪怕在家闲呆一年半载的,也无所谓。而企业某些岗位却没法一年半载的没有人员来上岗。因此应聘者的主动地位逐渐在上升,而招聘方却陷于一些陈旧的观念和管理方式逐渐变得被动。

          这个想法没有太多的论据和案例来说明,只是苦于对企业招聘的困难而思考得出的一个想法,也许这是一个成立的论点,也许只是一个迷惑我的结论,让我停止思考,不在深究。

  •  

     

       

     南京的集合村木材市场,景象很像电影里的美国西部的某个情节。

     

    Tag:南京 西部
  •     我们的网络还没有弄好,比邻的N咖啡馆成了我们装修时的临时办公场所,时常要在我们装修中的咖啡馆和N咖啡馆之间来回穿梭,做现场施工和网络沟通工作,隔着马路我来回的走,N咖啡馆的规矩是进来咖啡馆必须点单消费,一壶茶只能给一个杯子,每加一个人就必须加10块钱。

         中午我和孙在的时候我们轮流着出去吃饭(当然是外面的盒饭快餐便宜啦),留一个人占着座位和看着包,否则你出门了再次进来就要再次消费的(生意真的是应该这么做啊)。赶上我们要同时出去,一会又还得回来,怎么办?试图问服务员,

    “我们出去一趟,电脑放着可否帮我们看一下?”

    “不行,我们服务员有别的事情要做的,顾不上。”

    “那放你们收银台行吗?我们一会就回来。”

    “不行的,这个丢了东西不好说的,再说我们只给客人保留半个小时的位置的。啊哈。。。”

    “哦。。。。知道了。。。。”

         

    Tag:
  •      今日和FD在北京西路的一个酒家吃饭,“受其之托”邀请某公司负责消防的W,FD似乎经常去这个酒家,说很便宜很实惠,(其实结账的时候才发现,真TMD不便宜!!!)

         三个男人吃饭似乎有点尴尬,我自然吃着有点心不在意,却为了,讨好W不得不。。。。。。

         正吃着,敲门进来了一个服务员,FD早已知其心意:“来。。来。。。坐着,喝点。”从W开始每人敬酒一杯,自然是“大哥老总”的,“以后有空多来”。然后某酒厂促销员、酒店经理相继来敬酒,照旧每人一杯,然后红着脖子脸的出去。一个稍微清醒的促销员说,每天都这样喝,每天都不醒人事的回到家,每瓶酒挣4块钱提成。

          FD和W似乎很喜欢这样的方式,饭吃到9点多中的时候,再叫人来喝的时候,服务员说他们都趴下了,不能喝了,因为他们每桌客人都要去敬酒!?同时尽可能要下所有人的名片、电话,以便常联系,让人吃饭的时候会想到这个地方(或者某个人)?

         这似乎是饭店酒家的一种营销方式,不知道在迎合哪些人的需求?酒在中间起着某一些作用,促进酒厂销量;酒家收入;服务员提成;促销员提成;客人满足于席间嬉笑。。。。。。

         我相信这样的事情在很多人来说,大概是我平时很少吃这样的饭局。这到底是商家的意思还是客人的需求?还是双方的需求,我似乎没有这样的意愿。

         W说这家酒店生意不好,旁边的食为先生意好,就没有人敬酒,他这样是为了带动生意。餐饮的竞争是很激化的,不断有人出新招奇招,这样的老招,我还是招架不住。

        由此事也想起咖啡馆的市场推广,现在装修中的咖啡馆地处南大汉口路,对面是经营了多年的顾客群稳定的当地咖啡馆,目前为止可谓名利双收,在中式套餐快餐上有着很强的竞争力,多年的经营,也让他们很了解当地客人的需求(只是不了解我对于咖啡的要求,),甚至忙的快顾不上客人的要求了。其地理位置显眼和房屋结构明亮的硬件优势,我们要在哪一些点上去竞争,我们怎样去适应和满足当地客人的需求,最近一直在思考的就是这个问题。

    我们的室内环境(沙发的设计并不多)

    我们的服务

    我们的餐品

    我们的人文关怀

    我们的音乐

    我们的电影与书籍

    我们的品牌

    我们的价位

    我们的硬件设施

    我们的优惠措施

    我们的促销

    我们的推广

    我们的CROSS

    。。。。。。

     

  • 招民工历险记2008-05-21

        

           脸上多几道疤痕,蓄上胡子,去掉“优雅的笑”有点黑道的味道。

     

     

      拆迁的工作要在7天之内完成,南师傅的5员大将远远不够,于是我和小杨师傅去找工人,听人说安德门有个民工市场,于是我们打车到了那个里,现在想来,能从那里安全的回来真是明智和幸运的。

          一道市场门口,见站着坐着好多类似民工身份的人,有的人面前放着瓦工、木工、专业钻孔。。。。。。

          我和小杨师傅刚一走进门口,就为上来了一大堆的人。

    “老板要什么人?”

    “老板我们什么都能干!”

    “我们专业装修的老板。”

    “老板要多少人啊?我们都有。。。。”

    。。。。。。。。

    听不清是谁讲话,我们已经被十几个人包围了。

      

          我很差异工人的沟通能力这么强,印象中的工人是老实巴交的挂着牌子在路边等候雇主,憨厚的表情让人放心,迷茫的抽烟的样子,总让人悠然而生起怜悯之心。然这里的工人都是怎么了?

         我觉得不太对劲,仔细大量他们的穿着。大都头发干干净净,皮鞋没有一点灰,有的手臂上有些新鲜的伤疤,看伤痕不像是工作伤,倒像是打架的伤痕。谈话之间他们他们的眼神也在我们身上大量,十几个人把我们完全围在人群中间,他们相互的眼神看起来有点怪。我透着墨镜看着他们的举动,让我下意识的觉得,这不是真正的民工!!!

         我向小杨摇头,他也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后我们往门外走,他们一直跟着,追问着一些问题,强调他们很能干,我们一边走,我一边寻找着的士车,好不容易来了一辆车,迅速拦下上车,一大群人追着上来,

    “让我们去吧,在哪呢?”

    “不干活不要钱”

    “我们去了就能干活”

    “看我的手臂,多粗啊,谁能跟我握手不喊疼得我给他100块!”

    “我们现在就和你去,车费我来付”

    。。。。。。

     

          车门还是关不上,我说:“好了,知道了,我们还要回去报告老板,需要的话再来找你们。”心想我哪还敢来啊,赶紧让我走吧,让我逃离这吧。小杨师傅也支吾他们要问老板,并强力的关车门。

          关严车门,车开始走了,他们悻悻的在后面看着。

          总算逃离了这个可怕的地方,开的士的师傅告诉我们,幸好你们没有听信他们的话,他们不是真正干活的人,他们是敲竹杠弄钱的,到你的工地,不会干活的,反而会把自己弄伤,要你赔钱的,而且要的都不是小数,你不出钱的话,就闹得你没完的,他们都可以不要命的。

          我吸了一口气,感到一阵阵心虚。。。。。。。

    混黑道的不是没见见过,他们的眼神告诉了我,他不是民工。

    他们玷污了民工的纯朴憨厚的天性。

     

    Tag:民工
  • 动工了2008-05-20

     

     

         

         

          南师傅的先头不队终于来到的南京,5人一行,草草的吃了个早点,就开始动工了,我和小杨师傅、小李师傅先去堂子街买工具,傅师傅、大杨师傅、刘师傅先拆卸简单的门窗。

          然后是水表、电表、水路电路,一堆的线管需要理清,原来的管线实在是太乱了。。。。。。

     

     

    Tag:施工
  • 南京印象12008-05-20

     德基商场的厕所指示标示

     

     

     

     

      在城东的一个旧货市场逛的时候,看到的,真想去见识一下。

     

     

     

     

     

     文昌街卖书的老头和买书的“老头”

    卖书的老头说我再拍的话就要摔我的相机,买书的“老头”说没关系的,他们(指我)是搞创作的。

    我不敢拍了,怕相机被摔,而且没有搞创作的理由。 

     

     

     

     漂亮的清洁车和地铁。

    Tag:南京
  •      暴雪的灾情还在持续,这个时候可以分两种人,受灾的人(间接和直接的)和未受灾的人,发生在年底的灾情牵动了更多的人的视线,受到了更多的关注,也受到了那些喜欢记录历史的人的关注,某《法制晚报》提出了要为此建一座“暴雪纪念碑”?我看了简直让我想用雪煮了那个题此意的人!

          真是现代化思想越来越超前了,灾难还没过去,这就开始。。。。。。

           不知道是出于何目的,不愿意去猜想,某人(或者某些人)从心底里就有想名流千古的思想,逮着机会就发挥?某人是刻碑厂的?某人想方设法想提出支出项目从中揩油?。。。。。

          不管怎样,现在提出这个想法,时机是不对的!!!让人心寒。

    Tag:暴雪
  •     连导一个人住的三居室想找一个人合住,因为他经常不在家,家里很长时间没人的时候,回来总是要花两天的时间去打扫屋里的尘土,所以希望家里一直有人住着,再者也可以分摊一些房租.

         我来到知春里小区连导的房子,他一个人住着这个不算大的三居,确实有点空旷,其他的两间房子空空的,我觉得房子还不错,打扫一下的话,至少我可以一人住一间.但连导想只要一个人住进来就好了,于是他提出一个有趣的想法:我们把现住的房子互换一下(当然是在听我说道与我们合租的是两个女生之后),这样他可以省掉房租和解决房屋经常没人的问题,我也可以比较便宜的租下他的房子再找人合租.于是我们从知春里小区来到了厂洼小区.互相看对方的房子,这种感觉有点象两个人相亲,哈哈哈.....

        虽然今天也没定下要怎么折腾这两个房子,却也是相亲了一回.哈哈哈哈.....

    Tag:房子
  • 恰同学少年时2008-01-01

       今天黄华来北京开会,说是来北京,其实是在九华山庄,虽然有10几天的时间,她也没时间到市内来,乘着在西客站等大巴的时间,我们见面聊了一会,在饭馆急急忙忙吃了顿晚饭。说起同学们的状况,罗海红订婚了,这个当年在学校将恋爱搞得最复杂的、多个女同学为他争风吃醋的花心少年,如今终于名草有主了。我隐约感觉到黄华在诉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心底的一丝不悦,或者说是失落,哈哈哈。。。不知道是不是。我提到要把老裴介绍给她,一听说老裴是83年的,哈哈哈。。 。。。她就就直言拒绝了。

        春节同学要聚会,其实说聚会,每次也就是黄华、李小灵、罗海红和我4个人,毕业那年暑假,我们为了放松,4个人伦着到各家里住几天,等4家都玩到了,暑假也过去了一大半。陆续接到了招生通知书,知道了开学后就将各奔东西,那时候没有手机,从此每次只能春节过年大家都回到家里了才能相互联系到。

        也谈到大家的收入问题,说来说去就李小灵在家做服装生意过的还不错,在学校的时候看她弱不经风的样子,没想到初中毕业后就开始自己创业,在镇里街道租了个摊位卖服装,人长得漂亮,自然服装生意也越做越红火。如今小孩已经两岁了,生活过的美美满满的。黄华说我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她觉得有点失望,她想象我是在大都市里的白领的形象,看到的却是一个穿着一身运动休闲装+登山鞋的“小男孩”。还是那么的土里土气,却总是神采奕奕的……哈哈哈。。。。。我觉得土里土气是真的,神采奕奕嘛,已不如当年了。

         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纯真年代,和他们在学校的那几年,就是我的纯真年代。

    Tag:
  • Lost in NanJing2007-12-11

       周一(6号)突然接到任务要去南京考察,一点准备也没有,周三上午搭上火车去南京的火车,第一次做“和谐号”D车组,火车的设计的确比普通火车要先进很多,除了速度较快以外,位置的设计像是飞机的座位设计,拥挤是无法避免的。优点是卫生比较好,车内环境比普通车好,不会总是总是有快餐车推来推去的叫卖。可以坐着安心的睡觉(坐着睡??不是我喜欢这样,而是没有卧铺车厢),9个小时后到达了南京。

         在北京没有买到南京的城区交通图(新华书店的服务员说只有各省和直辖市的地图,让我无语),一下火车就赶紧先买了一张南京城区图,2元钱一张,在候车通道的一个老阿姨那买的,由于我掏出了兜里钱包,结果引来一群的乞讨者,吓得我赶紧往人群里挤。我听一些人说有些地方的乞讨者要是你不给钱的话,他们会追着你不放,甚至抢你的包!!!天哪,幸好南京没有这样的人。

         安排好住宿后已经是晚上8:30,先去了有名的1912餐饮一条街,是由民国时期的一些老住宅装修出来的,每个住宅都别具特色,有明显的中西结合的建筑特点。只是商铺过于集中的地段,总是不免热闹不堪,有点类似北京的三里屯的地方,总是有很多人不愿意去的,或者即使去了也不会在那里消费的,我属于后者。

         紧张的日程安排,需要看好几个地方,借了曹老师的一辆治疗前列腺(车座前突后翘,曹老师自称前列腺治疗车)的自行车,开始在南京的马路上溜达,走走停停,边看边走,再在地图上画画点点的。

        几天下来,发现其实各个城市的生活都是那么的类似,在马路上走着的时候,甚至没有感觉到身处在一个刚到几天的城市,时而恍惚,时而醒然,一切都是那样的类似,高楼大厦、行人车辆、商铺品牌。。。。。。

         大概不同的是南京可以让人感冒吧,由于刚到感觉气候比较暖和,于是早上外出没有穿上我的厚外套,于是乎就感冒了

        见了Amy,她听说我们到南京考察,似乎是她意料中的事情,她觉得南京很值得我们选择,大概是吧,至少几天下来,让我感觉南京也是一个比较宽容的城市,是一个能容纳外地人生活的城市。是一个有希望的城市?!希望是吧。

    Tag:
  •       一回到北京,就想起要去吃久违的湘菜,常去的那家开了十多年的 “湘潭老汤”湘菜馆,不知什么原因,拆迁了!!!这是以下班后想去吃一碗正宗的湖南米粉,走到那才发现已经拆了, 失去了旧日的繁华。这个从2001年起就在这里偶尔吃饭,到近几年经常来吃饭的地方,这个花去了我很多吃饭钱却没有得到过一张VIP卡的地方,这个只要是朋友聚餐就必选的地方,这个正宗的湘菜馆,到底还是拆迁了不知去向,总有些不舍得。。。。。香味水煮鱼、剁椒排骨、风味茄子、擂辣椒。。。。。。真的很留恋。

    Tag: